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新华社记者对话航天员刘旺、王亚平 梦幻天地间,杰出

2016-11-28 01:35

  新华社北京11月25日电 题:梦幻天地间,杰出家国梦??新华社记者对话航天员刘旺、王亚平

  李国利、陈曦、朱霄雄

  11月18日13时59分,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在内蒙古中部预约区域胜利着陆,航天员景海鹏、陈冬周游太空33天后重返地球家园。

  返回过程是什么样的闭会?他们在太空表现如何?进入太空是什么样的感觉?……带着一系列问题,新华社记者采访了曾执行过飞行任务的航天员刘旺、王亚平。

  飞船返回进程触目惊心

  记者:还记切当年你从太空返回的过程吗?

  刘旺:给我印象最深的场景就是逐渐进入大气层,返回舱和大气层摩擦产生巨大的火焰,使全体舷窗看上去都是红的,我就想到小时候看的动画片《大闹天宫》,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面的那种感觉。

  还有就是开伞时会让返回舱摆动旋转,我们坐在里面就是翻江倒海的感到,但这对我们来讲也是非常高兴的时刻,由于象征着降落伞打开了。

  王亚平:返回过程非常惊心动魄。一个是飞船进入大气层时,身体始终在承受着过载。我看到舷窗外被火烧得通红通红的,还能听到火烧得“呼呼”的声音。

  另一个是开伞的刹那。在返回舱里,我们基础不知道下一秒会把你甩到哪个方向,那是一种没着破落的感觉。还有就是飞船着陆冲击力非常大,返回过程中,我们要不停地收紧束缚带,把身体固定好,否则着陆时的冲击力很大,有可能受伤。

  记者:这次神舟十一号任务中,和两位航天员通话不?

  刘旺:我们的第一次通话,是他们刚入轨的第二天。我说,海鹏,感觉如何?他说仍然。因为是第三次上天,对海鹏来讲是一个很自主的事件。问陈冬,他说感觉太空很美好,看地球特殊美,因为他是第一次上天,和我当年一样,第一次在300多公里外的空间看地球,非常美,值得铭记毕生。

  王亚平:我记得我跟他们说的第一句是:神舟十一号,我是神舟十号。在太空时,特别渴望能和战友通话。因为除了家人,我和战友们是在一起工作练习时间最长的。这次任务中,我们在地面也是利用所有能应用的机会和他们说上多少句。

  记者:景海鹏、陈冬的表现如何?

  刘旺:异样好。翱翔期间,他们的各项身体数据和地面上变革不大,可能看出他们在空中的状况十分好。对中长期太空飞翔来说,航天员乘组的身材情况决定了他们工作的状态跟任务的实现情形。对载人航天工程来说,航天员乘组的健康也就象征着义务的顺利进行。

  王亚平:无论从身体状态、工作状态仍是心理状态,全长约18br 延后半年开明保险开,他们表示得都异常出色,配合得也无比默契。

  陈冬是第一次飞行,固然没有飞行教训,但从他所有的表现,我以为他都不像是第一次飞天的航天员。

  景海鹏是第3次飞天,并在太空度过他的50岁生日。他是一个特别雀跃内敛,对任何事件都非常认真的人。有他在,我们都感觉非常踏实,可以说他是这个乘组的定海神针。

  在太空的时候,太空是家,祖国是梦

  记者:第一次飞天有什么感触?

  刘旺:刚入轨的时候,很好奇跟愉快,西安市教导局启动空气重传染Ⅲ级(黄色)应急响应 西安 教育局-;进入工作状态后,是一种宁静,总想着把每项工作做好;到后期,是一种留恋,尤其是快要离开天宫的时候,毕竟在这个特别的环境中生活了这么多天,总想在自己的记忆中多留一些,印象更深一些。

  分开天宫后,还有一种心境就是迫切,急切想更早更快地返回地球,早点见到战友、亲人和友人。

  王亚平: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些感想。首先是身体上的。在回升时,从有重力到失重的那一瞬间,能感觉到身体蹭地一下就起来了,因为约束带系着没飘出去。那种感觉,像霎时要腾云驾雾一样。

  而后是视觉上的冲击。在失重的那一刻,舱里面所有可能飘起来的货色都飘了起来,仿佛都有了生命一样。

  还有心理上的冲击。到了太空中,有许多货色会变得很大,比如对祖国的热爱,对地球的热爱,对家人亲人战友的牵挂;有良多东西会变得很小,比喻得失。

  记者:实行手动交会对接是什么心情?

  刘旺:神舟九号由我来执行第一次手控交会对接,也是第一次作为中国的航天员来真正驾驶飞船,实现神舟九号和天宫一号交会对接。诚然在地面训练了很长时光,技能牢固性都很好,但刚开始在120米试手柄时,还是有点压力的。随着距离的濒临,我的信心越来越大,对接断定不成问题,只是欲望精度更高、偏差更小。最后的结果确实比我们工程上恳求的参数要小很多,并且比自动交会对接省燃料、省时间,精度也高。这一点也说明中国航天员的技巧是一流的,中国载人航天技术是一流的。

  记者:有想过再一次进入太空吗?

  王亚平:在地面的时候,祖国是家,太空是梦。在太空的时候,太空是家,祖国事梦。能够再次飞上太空,仍然是我最大的空想。

  因为酷爱所以坚持,因为热爱所以执著

  记者:都说航天员训练辛苦,你觉得苦在哪?

  刘旺:我感到假如你喜好或者是热衷于一个事业,就不存在什么苦。对我们来讲,更等候一个任务,等待任务对咱们来说是一个很大挑衅。但我们的年事在增添,如果到退出步队时还没机遇履行任务,确切是一个很大的遗憾。

  王亚平:航天员的很多训练都是无比艰难和存在挑战性的。其中一项是超重耐力训练。每次在进行这项训练时,咱们的脸部肌肉就会变形,眼泪会不自发地往外流,胸部还会认为极度压抑,呼吸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还必须按照规定实现各种动作,每次真有度秒如年的感到。

  切实,每次训练,航天员的手边都有一个红色按钮,如果在训练中感觉挺不下来,可以随时请求暂停。但这么多年不一个航天员碰过这个按钮。

  对我来说,当参加这支队伍、对着五星红旗肃穆宣誓时,当穿上航天服准备为祖国出征太空时,我心中都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、对航天事业的热爱。因为热爱所以保持,因为热爱所以执著,也因为这份热爱足以让我克服所有困难、战胜所有难关,甚至是捐躯本人的性命。

  记者:确实,航天员是一个高危险职业。

  刘旺:航天飞行中,有些事变大风险不是我们能操纵的,是这个工程和职业一定存在的。我们不躲避,一旦发生就必须面对或承担风险带来的所有成果。因为热爱这个职业,所以危险、成功、进步、光彩,都必需面对。

  王亚平:在我飞行回来之后,很多人问我发射的那刻在想什么,惧怕不畏惧。实在,面对未知的挑战,害怕是每个人很畸形的心理反应。但在发射那一刻,我的脑海中没有恐惧和害怕,只有6个字??责任,使命,圆梦。

  航天员这个职业确实是高风险、高危险的事业,但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到今天,我对工程总体放心、对飞船技术释怀,也对背地所有工作人员的工作技术、工作态度释怀,所以我们执行任务时也长短常有信念和信心的。

  加入航天员大队宣誓时,誓言曾写道??英勇无畏,无私奉献,甘心为祖国载人航天事业奋斗终生。

点击查看专题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